會員登錄
違法違規典型案例彙編(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07-01 来源:中国旅游 作者:中国旅游


違法違規典型案例彙編

 


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

二〇二〇年六月

目錄

 

前言 2

第一部分  內幕交易案例解析 3

第二部分  信披違規案例解析 6

第三部分  財務造假案例解析 10

第四部分  操縱市場案例解析 13


前言

隨著法制建設和體制機制創新的不斷推進,證券投資者保護工作也正朝向更高質量、更多元化的方向邁進。2020年5月15日,資本市場迎來第二個“5·15全國投資者保護宣傳日”。設立投資者保護宣傳日,旨在通過經常性的宣傳,能夠喚起投資者的自我保護意識,促進投資者保護工作邁上新的台階,以更好地保護處于弱勢的投資者利益。

長期以來,資本市場投資者保護工作是一個薄弱環節。由于制度建設不完善,更由于違規成本低,處于弱勢地位的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常常會受到侵害。“財務造假、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惡性違法違規屢有發生,這不僅破壞市場生態,更重要的是影響投資者信心。對此,必須出重拳、用重典,堅決清除害群之馬,切實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5·15全國投資者保護宣傳日”活動上如是說。

在北京证监局等单位指导下,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原中国国旅股份有限公司)积极响应证监会关于“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工作部署,配合做好“诚实守信 做受尊敬的上市公司”投资者保护专项行动,对近年来侵害中小投资者权益的典型违法违规案例进行汇编,加强对投资者的风险教育宣传引领,进一步树立巩固诚信理念,强化合规意识,增强投资者理性投资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致力于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第一部分  內幕交易案例解析

一、 案例簡介

1、孫某等人內幕交易案

本案系一起並購重組過程中上市公司高管人員內幕交易的典型案件。2016年6月至2017年2月,A公司在籌劃收購C公司過程中,A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孫某及董事鄭某等內幕信息知情人利用內幕信息非法買入A公司股票合計2.75億元。

孫某是A公司實際控制人和時任董事長、總經理,鄭某時任A公司董事,二人均知悉本案內幕信息,孫某知悉時間爲2016年6月12日。孫某稱鄭某自2016年6月份起即知悉相關收購事項,此外,鄭某在2016年6月和2016年8月接觸過涉及收購事項的郵件和合同,並在2016年9月14日處理過關于本次收購付款的相關OA系統審批,綜上,鄭某知悉時間不晚于2016年9月14日。蔣某與孫某、鄭某均相識,在內幕信息公開前,蔣某與鄭某有過多次通話聯絡。在內幕信息公開前,孫某、鄭某作爲內幕信息知情人,控制使用蔣某賬戶組交易A公司股票;此外,孫某出資、並由鄭某同蔣某利用信托計劃S1007號和S1006號交易A公司股票,交易行爲明顯異常。

證監會認定,孫某、鄭某和蔣某的上述行爲違反《證券法》第七十三條、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爲。鑒于此,證監會開出罰單,責令孫某、鄭某、蔣某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股票,並處以60萬元罰款,其中,對孫某、鄭某分別處以25萬元罰款,對蔣某處以10萬元罰款。此外,證監會還對孫某采取十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鄭某采取五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案件表明,並購重組仍是內幕交易高發領域,證監會始終保持執法高壓態勢。

 

2、袁某等人內幕交易案

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內幕交易的典型案件。J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袁某聯合王某,在公司依法披露員工持股計劃前非法買入J公司股票合計1500萬元。

J公司籌劃實施2016年員工持股計劃及非公開發行股票屬于內幕信息。王某承認其和袁某關系比較好,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袁某與王某有多次通訊聯絡。2015年12月21日,袁某向上海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朱某明借款,1月29日至2月2日,上海某公司將3200萬元直接或者通過“湯某”“王某慧”“李某玲”等賬戶彙入王某銀行賬戶。2016年2月2日,王某將前述銀行賬戶部分資金轉入王某和李某玲以本人名義開立的證券賬戶。內幕信息敏感期內“王某”“李某玲”證券賬戶買入J公司股票的資金全部來自于袁某。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王某操作“王某”“李某玲”兩個賬戶買入J公司股票262.09萬股,占該期間兩個賬戶股票資産的100%,成交金額1547.17萬元,以J公司股票複牌日(2016年3月1日)收盤價(6.04元)計算,上述兩賬戶賬面盈利32.73萬元。

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證監會決定,責令王某依法處理“王某”“李某玲”賬戶下非法持有的J公司股票,沒收袁某、王某違法所得32.73萬元,並對袁某處以58.91萬元罰款,對王某處以39.28萬元罰款。

案件表明,上市公司大股東、實際控制人應當依法參與公司治理,推動公司聚焦主業,遠離內幕交易等違法紅線。

 

二、分析和啓示

1、新《證券法》規定,內幕交易最高罰款提升至十倍。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從事內幕交易的、利用未公開信息進行交易,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五十萬元的,處以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二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2、內幕交易是證券市場多發的違法行爲,嚴重危害證券市場的運行秩序,法律對此規定了嚴厲的制裁措施。內幕人員獲知上市公司的內幕信息後,在該信息未按法律規定披露前自己利用或將其泄露給他人予以利用、買賣相關證券,無論其是否盈利,均構成內幕交易。

3、內幕交易的主體範圍十分廣泛。除配偶、父母、子女等親屬關系外,同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具有師生、同事、同學、朋友等社會關系,並由此獲知內幕信息的,均可能構成內幕交易的主體。投資者應當嚴格守法,不要輕信內幕人了解的所謂“內部消息”,更不能主動憑借自己同內幕人的特殊關系打聽內幕信息。

4、內幕信息並不一定准確,內幕交易亦不一定獲利,廣大投資者切莫因一時的好奇或僥幸落入內幕交易的陷阱。企圖依靠“內部消息”一夜暴富是不現實的,很有可能因違反法律而付出巨大代價。

5、內幕交易不僅是《證券法》規定的證券違法行爲,更是《刑法》規定的犯罪行爲。並購重組是內幕交易的“高發區”,了解內部消息的人意圖謀利,無視法律的明文規定,最終身陷囹圄。此外,除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外,騙取、套取、竊聽、利誘、刺探或者利用私下交易等手段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也可能構成內幕交易,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第二部分  信披違規案例解析

一、 案例簡介

1、B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

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屢次虛假陳述受到處罰的典型案例。

2017年8月,B公司因虛增資産評估值受到行政處罰。在2014年到2015年,B公司借殼Z公司上市的過程中,Z公司以每股2.12元向多人發行股份13.60億股,以購買其共同持有的B公司100%股權。評估公司當時對B公司估值爲28.83億元。而據證監會下發的文件顯示,評估時,B公司向資産評估公司提供了4份虛假協議和5份包含虛假附件的協議。並且,這9份協議均是由B公司自行制作。虛假協議直接導致評估值虛增2.73億元,占評估總價值的9.48%。

2019年12月,B公司因未按規定披露涉及34億元銷售收入的關聯交易及7億元借款擔保再次受到行政處罰。B公司時任實際控制人莊某所持公司股份質押、凍結情況的信息披露存在違法違規。此外,莊某占用公司資金和構成關聯交易的情形也未按規定進行披露。

本案的查處表明,對于屢查屢犯恣意破壞信息披露秩序的行爲,監管部門將緊盯不放,嚴肅查處。

 

2、T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

本案系一起實際控制人違規占用上市公司巨額資金的典型案件。2018年1月至7月,T公司實際控制人鄧某華通過簽訂虛假采購合同、借款以及民間過橋拆借等方式,非經營性占用T公司資金20.9億元未依法披露。

经查明,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7月17日,T公司借用公司供货商成都Z公司、成都J公司名义向实际控制人累计提供资金2,195,012,194.06元,相关交易构成关联交易。同期T公司通过成都Z公司收到还款金额累计为535,723,003.30元,截止2018年7月17日,T公司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T公司资金1,659,289,190.76元。 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7月17日,T公司通过民间借款或直接向邓某华转款的方式向实际控制人累计提供资金541,400,000.00元,相关交易构成关联交易。同期T公司收到邓某华直接转入款项累计110,000,000.00元,截止2018年7月17日,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T公司资金431,400,000.00元。T公司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上述事项。此外,2018年1月15日,邓某华与许某杰签订《贷款合同》,约定邓某华向许某杰借款5000万元;同日,T公司向许某杰出具《担保函》,承诺为邓某华前述借款提供保证担保。后因借款逾期,许某杰提请仲裁,裁决T公司承担连带偿还责任。2018年6月20日,娄某雷、袁某、李某、郎某与四川某典当公司签订《典当合同》,约定四人向四川某典当公司典当当金共计250万元。同日,T公司、邓某华等与四川某典当公司签订《保证合同》,约定T公司、邓某华等为娄某雷等典当250万元提供保证担保。T公司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上述事项,也未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上述事项、2018年半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爲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規定和第三款規定,證監會決定對T公司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鄧某華給予警告,並處90萬元罰款;對其他涉事人員也給予警告、罰款等處罰。

本案表明,上市公司大股東、實際控制人漠視中小股東權利,通過資金占用、違規擔保等方式損害上市公司利益,必將受到嚴懲。

 

3、H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

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存在誤導性陳述的典型案件。2019年6月12日,H公司披露合作進行防治非洲豬瘟的“今珠多糖注射液”産業化運營,股價漲停。經查,公司披露的預防有效率、專利技術及業績預測等缺乏依據,存在虛假記載和誤導性陳述。H公司因涉嫌信披違規被警告,並處以35萬元罰款。廣東監管局對公司董事長邵某明給予警告,並處以10萬元罰款;對董事兼總裁邵某佳、董事兼董事會秘書潘某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

本案表明,上市公司蹭熱點、炒概念嚴重破壞信息披露制度的嚴肅性,嚴重誤導投資者,依法應予嚴處。

 

4、T公司、X公司、Y公司三家上市公司蹭熱點被立案調查

此三起違法違規案例,是典型的涉嫌誤導性陳述的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爲。2020年3月,證監會對T公司、X公司、Y公司等三家上市公司啓動立案調查程序。

T公司蹭疫情熱點。今年2月2日,T公司在互動平台多次強調,“公司現在生産和經營的産品中,苯紮氯铵和次氯酸鈉可用于新型冠狀病毒防疫過程中的環境消毒工作”“公司擬生産的過氧乙酸,亦可用于新型冠狀病毒防疫過程中的環境消毒工作”。隨後引發股價大動,2月7日早盤09時30分,T公司股價更是大幅拉升10.00%,創2月新高。T公司此後回複交易所問詢函,其次氯酸鈉、苯紮氯铵的銷售收入占比小,且苯紮氯铵主要用于水處理行業,少數客戶用于公共衛生消毒領域,過氧乙酸投産後對T公司生産經營及財務狀況不會産生重大影響。3月8日,深交所網站披露了對T公司的紀律處分。深交所指出,T公司未在互動平台回複中客觀、完整反映上述消毒劑類産品相關業務的實際狀況。

Y公司蹭疫情熱點。2月4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團隊宣布,阿比朵爾及達蘆那韋能有效抑制新型冠狀病毒。Y公司即在互動平台上對投資者表示,公司全資子公司是藥物達蘆那韋關鍵中間體的主要供應商,公司主要生産其手性藥物中間體。此後,Y公司股價漲停,其又在互動平台上稱,瑞德西韋的兩個關鍵中間體在2015年MERS疫情爆發時就研發出來了,目前已接到多家國內研究所和藥廠的詢單和訂單,公司有部分庫存,也在組織規模生産。受幾重消息影響,Y公司多個交易日出現漲停。隨後引發深交所關注,深交所要求Y公司說明是否存在以互動平台回複替代臨時公告的情形,相關信息是否存在主動迎合市場熱點、炒作公司股價的情形。

X公司蹭特斯拉熱點。從2019年年底開始,X公司多次發聲,宣稱公司是特斯拉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用玻璃的國內唯一供應商。今年2月份,X公司股價迎來暴漲,曾在14個交易日內收獲12個漲停板。股價大幅波動之下,深交所向公司發出問詢函和關注函,要求公司補充說明與特斯拉進行的相關業務的明細情況,並被深交所列入重點監控名單。在深交所的連續追問下,X公司最終承認,公司不是特斯拉充電樁玻璃産品的直接客戶,不屬于特斯拉充電樁用玻璃産品的一級供應商。

三起案件表明,新《證券法》施行後,監管層面對信息披露的從嚴管理,防止上市公司任意蹭熱點炒作股價。

 

二、分析和啓示

1、信息披露是保證上市公司質量的基石,也是保護投資者利益的核心。2020年3月1日實施的新《證券法》對信息披露的相關規則進行了修訂,完善了信息披露制度,擴大信息披露義務人的範圍,強化信息披露的內容,強調應當充分披露影響投資者做出價值判斷和投資決策的重大事項,規範信息披露義務人的自願披露行爲,同時還大幅提高了對信息披露違規的行政和民事處罰力度等。

2、上市公司應增強信披和社會責任意識,提高對信息披露的要求,這是保護投資者的迫切需要,也是市場發展的必然結果。保護投資者權益的最根本方法是防患于未然,盡可能減少投資者與上市公司之間的信息不對稱,而降低信息不對稱的主要方式是信息披露。新證券法對信息披露方面內容的修改,向上市公司提出了更爲嚴格的要求。上市公司應全面學習資本市場對信息披露的各項規範,把信息披露作爲公司治理的一項重要工作來抓,避免因信息披露違規而對公司産生不利影響。

3、真實、准確、完整的信息披露是資本市場“三公”的基石。但實際中,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規的案例層出不窮。上市公司信披違規是一種過錯行爲,如果造成股民損失,屬于侵權行爲。如果投資者因相關主體的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爲導致了投資損失,投資者的權益受到侵害,投資者可拿起法律武器進行索賠。

 


第三部分  財務造假案例解析

一、 案例簡介

1、F公司財務造假案

本案系一起國有上市企業長期系統性造假的典型案件。2010年至2017年9月,F公司濫用特殊鋼原料投爐廢料可作普通鋼原料的特點,僞造“返回鋼”入庫憑證虛增庫存,虛增利潤約19億元。

F公司是東北大型國企上市公司,根據調查,在2010年至2017年9月期間,濫用特殊鋼原料投爐廢料可作普通鋼原料的特點,僞造“返回鋼”入庫憑證虛增庫存,對部分年份的存貨余額、在建工程余額、固定資産余額、固定資産折舊、主營業務成本、利潤總額等數據都存在虛假記載,8年間F公司虛增利潤約19億元、虛增資産40億元。在對2010年至2016年年度報告進行追溯調整後,F公司在2010年至2014年以及2016年共計6個年度,淨利潤出現虧損。

證監會認爲,F公司的上述行爲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三條“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須真實、准確、完整、不得有虛假記載”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所述“發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的情形。2019年7月,證監會對F公司及45名相關責任人給予行政處罰,並處以六十萬元罰款。同時對時任董事長趙某、單某、董事孫某、張某終身禁入市場,時任財務總監王某、姜某10年禁入市場。

本案表明,證監會將持續加大對各類信息披露違法行爲的打擊力度,督促上市公司嚴格依法履行各項信息披露義務,促進上市公司規範運作,推動上市公司質量不斷提高。

 

2、Y公司財務造假案

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利用境外業務實施財務造假的典型案件。Y公司以在境外開展數據中心業務爲名,在不具備業務開展條件、不能提供合同約定服務的情況下確認收入,虛增2015年度利潤2300余萬元。

2015年開始,Y公司在美國開展數據中心服務業務,爲G公司提供場地租賃及數據運維服務。但是,公司在2015年8月、9月並未實際履行相關義務,卻將業務收入進行了確認。由于簽署的虛假記載,Y公司2015年年度報告合並報表虛增利潤總額2356.571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245.08%。當時,會計師事務所對財務報告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但時任董事陳某、史某、趙某、李元、唐某等人及時任監事丁某、張某對《2015年度報告全文及摘要》投贊成票,在《2015年年度報告的書面確認意見》上簽字的有陳某、史某、趙某、李某、唐某、陳某等人。

證監會決定,對Y公司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罰款60萬元;對陳某給予警告,並處以罰款30萬元;對趙某給予警告,並處以罰款10萬元;對史某、李元、唐某、丁某、張某等5人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罰款5萬元;對陳某給予警告,並處以罰款3萬元。另外,由于陳某違法行爲情節嚴重,根據相關法規,證監會擬決定對陳某采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本案表明,證監會將持續加強跨境監管合作,嚴厲打擊利用境外業務掩飾財務造假規避監管調查的行爲,強化信息披露的嚴肅性。

 

3、K公司財務造假案

本案系一起上市公司並購重組過程中標的公司財務造假的典型案例。K公司並購L公司,並購標的L公司存在虛增收入、利潤等財務造假行爲,K公司《重組報告書(草案)》《重組報告書》多次披露了上述虛假財務信息。

2017年K公司斥資34億元跨界收購了L公司。2018年6月22日,K公司“自曝”稱,發現L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廖某茂,涉嫌存在利用職務便利以L公司名義違規對外擔保,並導致公司幾乎所有銀行賬戶被凍結,資金鏈斷裂等事項。同時,廖某茂持有K公司3320萬股限售流通股已經被司法凍結,占其所持股份總數的65.62%。經查明,K公司在重組其子公司L公司過程中存在以下兩項違法行爲:第一、L公司將3.045億元定期存單質押後作定期存款核算,未向K公司彙報質押情況,導致K公司披露的《重組報告書》和《2017年年度報告》存在重大遺漏。第二、2015年至2017年,L公司通過虛開增值稅發票或未開票即確認收入的方式,累計虛增收入9億多元,虛增利潤3.5億元,導致K公司披露的相關重組報告存在虛假記載。

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證監會擬決定對K公司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對K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廖某茂給予警公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對其他主觀人員曾某洋、陳某奇、高某明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10萬元罰款。同時,除K公司外,L公司也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擬被證監會處以60萬元罰款。廖某茂作爲L公司時任總經理,擬被證監會采取10年市場禁入措施;曾某洋作爲L公司時任財務負責人,擬被證監會采取5年市場禁入措施。

本案表明,監管機構嚴厲打擊並購重組過程中上市公司、重組方及實際控制人等主體的財務造假行爲,使並購重組切實發揮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作用。

 

二、分析和啓示

1、新《證券法》大幅提高了對證券違法行爲的處罰力度,尤其是加大了對財務造假的懲處力度。對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行爲,從原來最高可處以60萬元罰款,提高至1000萬元;對于發行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從事虛假陳述行爲,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虛假陳述的,規定最高可處以1000萬元罰款。同時,包括保薦人、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以及從事資産評估、資信評級、財務顧問、信息技術系統服務的機構都將承擔連帶責任,處罰幅度也由原來最高可處以業務收入五倍的罰款提高到十倍。

2、財務信息真實透明,是市場主體的法定責任和應盡義務。一個財務造假的企業不可能健康成長,也不可能真正擁有市場競爭力,實現可持續增長。上市公司真實、准確、完整、及時的披露信息是證券市場健康有序運行的重要基礎。財務造假嚴重挑戰信息披露制度的嚴肅性,嚴重毀壞市場誠信基礎,嚴重破壞市場信心,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是證券市場“毒瘤”,必須堅決從嚴從重打擊。

3、市場上,並購重組相關題材的上市公司股票通常會受到投資者的關注和追捧,但投資者需要注意,可能存在個別公司爲了實現重組上市的目的,通過財務造假的方式虛增收入或銀行存款,優化公司的財務報表。

4、提示投資者,在投資過程中應當理性分析判斷,不要盲目跟風炒作、追逐市場題材概念,防止遭受財務造假等違法違規行爲所帶來的損失。


第四部分  操縱市場案例解析

一、 案例簡介

1、羅某東等人操縱市場案

本案是近年來證監會與公安機關合力查辦的一起操縱市場重大典型案件。2016至2018年,羅某東團夥與場外配資中介人員龔某威等人合謀操縱迪貝電氣等8只股票,獲利4億余元。2018年7月,該團夥43名主要成員被公安機關抓捕歸案,2019年12月,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31人做出一審有罪判決。

本案表明,證監會將進一步優化行政與刑事執法協作,充分發揮監管合力,共同嚴厲打擊證券期貨違法犯罪。

 

2、吳某某團夥操縱市場案

本案系一起股市“黑嘴”跨境實施操縱市場的重大典型案件。吳某某團夥于2016年起利用新加坡等境外網絡服務器開設多個網站推薦“盤後票”,該團夥提前通過私募機構、場外配資大量買入相關股票,引誘散戶買入的同時賣出獲利。2019年3月,該團夥主要成員被公安機關抓捕歸案。

本案表明,股市“黑嘴”嚴重破壞信息傳播秩序,嚴重破壞公平交易原則,是監管執法的重點領域,證監會嚴肅查處各類操縱行爲,推動市場堅持價值投資理念。

 

3、趙某操縱市場案

本案系一起實際控制人濫用信息優勢操縱上市公司股價的典型案件。2015至2018年,J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趙某與公司原財務總監樓某萍、配資中介朱某峰合謀,在籌劃實施重大資産重組和股權轉讓過程中人爲控制股票停牌時點,操縱股價。三人以拉擡J公司股價獲利或者維持J公司價格爲目的,控制利用112個證券賬戶,采用多種手段操縱、影響J公司交易價格和交易量。最終趙某、樓某萍被十年市場禁入,朱某峰三年市場禁入。

本案的查處表明,以“市值管理”之名行操縱股價之實嚴重違反證券法規,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市場機構相關各方應遠離“僞市值管理”。

 

二、 分析與啓示

1、新《證券法》規定操縱市場要嚴懲,不論盈虧均重罰。禁止任何人操縱證券市場,影響或者意圖影響證券交易價格或者證券交易量。操縱證券市場,責令依法處理其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一百萬元的,處以一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操縱證券市場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2、操縱證券市場通過人爲哄擡或者壓低證券價格,虛構市場供求關系,制造證券市場假象,誤導投資者做出錯誤判斷,誘導或致使投資者基于錯誤認識進行證券交易,使投資者利益遭受嚴重損失。該行爲破壞了證券市場定價機制和競爭機制,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這也是我國對操縱市場行爲進行監管和規制的根本原因。

3、操縱市場行爲嚴重擾亂市場秩序,損害廣大投資者利益。投資者可以多關注上市公司公告和證監會的行政處罰信息,對異常交易數據保持警惕,持續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投资者保护:違法違規典型案例彙編-中国旅游.doc


會員登錄北京上市公司網絡培訓系統登錄

會員風采更多>>

[联系我们]电话:010-68008968 传真:010-68008963 邮箱:lcab_628@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号北京友谊宾馆11号楼 邮编:100873

版权所有:北京上市公司協會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13